幼不是又又

【盾冬】宝贝买个月亮吗(中秋节小甜饼)

#盾冬#
队詹/二战时期
激情产物/瞎写的/很能撩的巴基x平时不说话实际上撩起来要命的大盾

——
“嘿,Cap!”酒馆里聚着地一众士兵看见队长来了嬉皮笑脸地齐声打招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要就地军训了,连史蒂夫都要以为他们早就排练过了。史蒂夫扫了一眼,桌面上摆满了酒杯,地上也七横八竖地倒了一地的酒瓶,还有这一个个的身上的酒味浓得跟刚从酒窑子捞出来的似的,难不成想趁着明天没战事就把一年的酒都给灌了。不过史蒂夫也懒得跟他们计较,男人嘛,除了女人不就是喝酒了。想着史蒂夫也就象征性的点头点,四处瞄了几眼问到“都在这,巴基呢?”
“那儿呢。”站在一边的黑皮士兵冲着里面努努嘴,巴基正端着酒杯和女士们聊得开心,说完黑皮还学着人家小姑娘捏着嗓子喊“巴基哥哥啊在忙着那!”后面一群士兵顿时骂骂咧咧地哄笑开。史蒂夫也扬了扬嘴角。而巴基和女士们呢还围成一圈聊得正欢,也不知道巴基在说些什么,只听见女士们的又一阵娇笑。瞧吧,巴基的魅力。
史蒂夫干脆也坐下一起喝酒,士兵们看着美国队长也来了,麻利地腾出了座位,兴致高涨地嚷嚷着又叫了半箱酒来,还轮番着给他们的队长敬酒。美国队长可不怕,他又醉不了。可就喝着喝着也不知道谁觉得不尽兴,随手就掏出了一本小杂志,这下好了,士兵们轰得一下就给围过去了。美国队长可没兴趣,反正从他们嘀嘀咕咕的话里就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了。
“哇哦,这可真辣!”
“说实话我更喜欢这个,瞧瞧这,够翘不是吗
“好家伙,今晚借我”
“你拍我屁股干什么!”“给我看看啊,让开让开”
……
史蒂夫只觉得周围的目光现在全都在往这边看,作为正直的美国队长必须出面了。史蒂夫超大声地佯装咳嗽了几声,几个机灵的立马跑回座位上,士兵们哗啦啦地瞬间散开了,然而个个都在朝那个掏出小杂志地好伙伴使眼色。
而巴基呢,早就看到史蒂夫了,不过巴基哥哥是不会扔下这些可爱地女士们的。等巴基跟女士们聊完最近的时尚周刊,弯腰吻了吻给他递酒的小姑娘的手背,随手拿起吧台上的军帽,右手贴着前胸对着女士们欠身告别之后,士兵们已经喝倒了一大片。巴基大步走过去,用力地拍了拍正在发呆的史蒂夫“嘿!伙计。”
“嘿,巴基”
巴基抬手扇了扇空气的地酒味,皱着眉“去外面坐坐?”史蒂夫当然同意了,一句嘱咐都没有就撇下这一群醉鬼,跟着他巴基哥哥出去看月亮咯!他俩找了个小草坪并肩坐着,谁都没说话,不过外面的凉风果然吹着舒服多了。“史蒂夫,女孩们都很想跟你认识认识。”巴基偏过头看着史蒂夫。
“那是因为我注射了血清。”史蒂夫闷闷地说,也不抬头看巴基。巴基觉得史蒂夫在难过,伸手揉了揉他被风吹乱的金发“所有人都会喜欢美国队长的,史蒂夫。”巴基微笑着。
“真的吗?所有人吗?”史蒂夫立马抬起头,眨着他的蓝眼睛看着巴基。哦天哪,多像一只期盼奖赏的大金毛,巴基心里想着,他似乎都能看见大金毛把他蓬蓬的尾巴摇来摇去了!巴基咧了咧嘴“当然了,所有人。”说完提高声量又补了一句“不过你巴基哥哥肯定是所有人里最喜欢你的那个!”
巴基说完史蒂夫又把脑袋埋下去了,这次可不是难过,是我们正直的美国队长害羞了!巴基倒是不以为然,还自顾自地说着“史蒂夫你对待女孩儿们要主动一点”之类的话,史蒂夫就斜着身子把脑袋靠在巴基地手臂上听着。
“嘿!史蒂夫你看,月亮好圆!”史蒂夫被巴基突如其来地高分贝吓得一哆嗦,不过很快就被夜空上的月亮吸引了。“史蒂夫你知道吗,刚刚有个姑娘告诉我,今天是东方的中秋节,这一天的月亮都特别圆!”
史蒂夫兴致缺缺地哦了一声,巴基这家伙总是对姑娘们的话记得特别牢,指不定他连姑娘们的生日都记得,却总是忘记他说的在战场上要好好保护自己。“她们还说,今晚的月亮只要十六元,好像是因为,因为中国有一句话,啊…什么话来着。”巴基说着挠了挠头,鼓着腮帮子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于是自暴自弃的说“啊不管了,反正今天的月亮只要十六元!”
史蒂夫倒是好奇起来了“真的吗?”
“那当然,你巴基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史蒂夫想想也对,他的巴基哥哥没骗过他,等等,巴基哥哥??“嘿!你能不能别总叫自己什么什么哥哥。我可不是那些小姑娘!”史蒂夫话音刚落巴基就锤着草地大笑起来,边笑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知道了,我的小史蒂夫吃醋啦。”

等巴基笑够了,又照着史蒂夫的意重新说了一遍“你巴基中士什么时候骗过你。”史蒂夫这才心满意足了,不过他紧接着又从裤子里摸出钱夹来,数出十六枚小铜铁握在手上递给巴基。巴基有些不解地歪头看着他,正直的美国队长偷偷瞄了一眼巴基,又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那这能算是给你买了一个月亮吗?”说完巴基愣了愣,史蒂夫以为他会嘲笑他幼稚,可巴基微笑着收下了那十六枚小铜铁,又揉了揉史蒂夫毛茸茸的脑袋,还理直气壮地说“当然算了!”
后来史蒂夫有些困了先回帐篷睡觉了,巴基跑回酒馆去找那群醉鬼们。黑皮士兵看着巴基一路吹着口哨进来的忍不住问他有什么好事啊这么开心,巴基只留下一句“哦!我的金发小甜心给我买月亮了。”就潇洒地离开了。只留下黑皮被突如其来的狗粮呛得不知所措。